行動

永續農法的實踐

兩塊草地,一塊持續施肥,一塊如同棄耕無人理會,動物、植物多了還是少了?結果如何?若經過人類以「生態友善」的永續農法耕作,情況又會如何?

世界歷時最長的一個科學實驗,「公園草地實驗」(Park Grass),自1856年進行至今,實驗目的在於答解一些農業問題,了解不同肥料對草地的影響。不過實驗意外地為「物競天擇」和「生物多樣性」提供寶貴的相關數據。

實驗在英格蘭赫特福德郡的洛塞斯提實驗站(Rothamsted Experimental Station)進行。實驗將草地分為試驗區和對照區,科學家在試驗區草地施加肥料,對照區則未施予任何肥料,再作長期監察。植物物種的豐富度竟發生戲劇性變化。

剛開始時,兩塊草地的植物物種多樣性同樣豐富,各物種數量平均。當實驗進行至100年,有施肥的草地,較粗生的常見植物日益繁茂,而且多具侵略性,稀有物種漸漸絕跡,生物多樣性降低。相反,耕地被棄置,土地很快被其他物種(動物及植物)所支配,生物多樣性日漸豐富。

自然「清理」維持物種多樣性

過份干擾會降低生物多樣性,完全不干擾令生物得而自然生長。不過,原來「中度干擾」的動作,可令生物多樣更豐富,而且有機會令新物種出現。耶魯大學社會生態學學者Stephen R. Kellert博士撰寫的《The Value of Life: Biological Diversity And Human Society》中指,偶發性的干擾,也可以增長物種的多樣性。

例如偶然發生的暴風雨會毀滅海岸區域的一些生物,或吹倒森林內的樹木。樹木倒下、海中部份生物死去,這算是一種清理現象,清理過後棲息地更為開闊,此時能適應新闢的開闊地帶的物種,便能得以繁衍。從一些數學模擬及實證研究中,已證實週期性的干擾是維持物種多樣性的重要方式。

黃志俊(右一)

永續農法在香港

香港的生態學專家黄志俊(Dickson Wong),在以生態有善「永續農法」耕作的農地中,也發現類似「中度干擾」動作下的正面結果。

在永續農法的農地內,物種種類豐富,物種的密度比沒有人類干擾的原始自然環境為高。

無論是馬屎埔的馬寶寶社區農場,抑或農夫周思中的生活館農莊、清潭地產農莊,都以永續農業耕法耕作。若你在農田拾起一把泥土,會發現當中有不少生物如蚯蚓、馬陸蟲、蛞蝓、蜘蛛,還有不少因受不了化學農藥而日益少見的草油蛇、田雞、鐮刀束腰蟹等。

另一香港的例子,如香港觀鳥會與漁民合作,補貼漁民放水曬塘,候鳥因而被吸引至漁塘,候鳥啄食塘底漁民不賣不去的魚和蝦,同時扮演為漁民清潔魚塘的重要角色。人類的順著自然適度參與,能為生境帶來正面的影響。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w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