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網訊】香港現時有約9000位學童有特殊學習需要(SEN),SEN權益會在上個月訪問164位SEN家長,當中133位在壓力指數問卷中,壓力指數達到中等至嚴重水平;有臨床心理學家更指,部分SEN家長需依賴藥物、煙酒,才能釋放自己抑壓的情緒。

為人父母甚艱難,到底為何會出現這種情況? 

所謂SEN學生是指有特殊教育需要(Special Educational Needs,簡稱SEN)的學童,大致可分為九大類

  • 專注力不足/過度活躍(ADHD)
  • 自閉症(ASD)
  • 溝通障礙(CD)
  • 情緒行為問題(EBD)
  • 聽覺障礙(HI)
  • 智力障礙(ID)
  • 肢體殘疾(PD)
  • 特殊學習障礙(SLD)
  • 視覺障礙(VI)

這些學生在成長過程中需要更多的支援和訓練,才能令他們日後在社會上能獨立自主地生活;當中,他們會按能力程度而接受不同程度的教育模式,例如嚴重視障的學生會入讀盲人學校、智力障礙的學生按程度進入院舍等;而政府近年亦積極推廣融合教育,即是將SEN學生安排在普通學校接受教育,增強教育體系職能,從而顧及所有學習者的需要。

同時,隨社會認知提高,以往被指跟不上進度、破壞課堂的學生,原來可能有讀寫障礙、過度活躍等問題,這些問題在以往未被識別為特別需要的情況,近年社會普遍亦將之納入支援網內。

體制上的進步,理應會令社會更明白SEN學童的處境。但不幸的是,偏見並沒有隨融合教育的推廣而消失,而SEN學生的家長,就更要承受比一般家長大的壓力。

只能退縮

IMG_4334
蘇女士(圖右)的兒子就讀小學四年級,自幼患有自閉症。自閉症的小童表達情緒的方式與別人不同,社交互動亦時有障礙,但礙於社會對自閉症兒童認合不足,往往都被視為異類。

「有次在巴士上很擠迫,但仔仔想靠窗看風景,於是就想走到窗前,過程中與人有碰撞,就被人罵。他說話會很大聲,會跟別人起衝突。」蘇女士憶述,那時有會罵兒子是「痴線」、「傻仔」,都會有很大的反應:「自閉症的小朋友需要很大的空間。」

殘障、弱能,或許也是一種較易被觀察的情況,但自閉、過度活躍等,卻不容易被發現,患病的兒子做出異於常人舉動,別人眼中總覺得是家長出問題:「家人最初都會怪責,是不是自己管教不好才令他這樣;後來慢慢理解是先天疾病,才開始接受。」

家人總算接受了,但更大的麻煩卻在校園。在主流學校就讀的兒子,卻經常在學校「闖禍」,可能是跟同學起衝突,也可能是各種各樣的問題:「每當見到學校來電,總會覺得又有負面事情發生。」

偏偏身邊的朋友也不理解SEN,即使壓力爆煲,蘇女士都決心遠離昔日朋友,令社交圈子愈來愈細小:「我寧可不接觸她們。」

未能寸進

另一位家長阿怡,也有類近的經歷,4歲的兒子同樣患有自閉症。她發現,政府所提供的SEN資源極度不足,據權益會資料顯示,現時全港只有六間SEN親屬資源中心。照顧兒子日常起居生活已花去大量心力,要跨區尋找支援,令她倍感壓力。

只是心底裡的聲音,卻無人共鳴:「去接放學時幾乎都不會跟其他家長接觸,因為他們在談論的,正正是自己兒子的問題。」甚至連學校也不理解SEN學童的需要:「本來社工想向小朋友提供到校服務,但校長竟然怕要增加人手而拒絕,後來才放行。」

阿怡認為,外界不理解小朋友的特質,加上資訊不足,要自己周圍找資料和機構,實在心力交瘁。她曾經尋求社署社工支援,但在事後卻沒有跟進,令她十分失望。

 「我將時間都放在兒子身上,失去了自己。」

依賴煙酒

IMG_4332

臨床心理學家潘惠芳在工作單位接觸很多SEN學生家長,她指出不少家長面對龐大壓力,有些如蘇女士般會退縮,亦有一些會用煙酒去面對問題;有長期失眠家長,甚至要藥物才能安睡。SEN家長面對種種困難,但社區能給予的支援,卻明顯不足。

原來,SEN學童在成長階段裡的支援並非一致。在六歲前,家長要評估出子女有特殊教育需要,之後輪候接受服務、支援與學前教育。但潘惠芳說,無論是俗稱I位的兼收位、S位的特殊教育中心,甚至輪候評估的時間都十分長,動輒需要一年甚至兩年,有些人等到位時可能已經六歲,這些等待過程都令家長們十分煎熬。

她建議,每個社區都應設立一條龍式的支援中心,令資源更集中之餘,也能讓一眾SEN家長能互相有依靠,彼此間能遇上同路人分享壓力。

六歲為限

本身也是弱能人士家長的立法會議員張超雄說,六歲前的學前教育由社署管理和負責,但當小朋友長大到六歲以後,就是教育局的事情,屆時就不合資格去申請服務和支援:「理論上六歲後,仍有私人機構提供有關服務,但收費往往不是基層能負擔。」

IMG_4333

「當小朋友上小學後,除了要適應轉變的環境,一個考試打過來,就會令很多家長情緒崩潰。」張超雄又認為,現時主流學校提供的培訓較重視能力的訓練,而非情緒輔導。可是,去年政務司司長林鄭月娥雖推出在關愛基金資助學校支援SEN學童,理論上每個SEN學童可獲1.3萬資助。然而,學校卻往往因欠缺相關知識,就算有錢也不懂如何用,多間學校甚至要退回撥款。

現代社會教育本著有教無類的精神,讓每個人不論能力的高低、殘疾與健康,都能享有公平的教育機會,所以融合教育的提倡,也代表社會整體的進步。

不過,當社會慢慢走向融合之路,對家長的支援卻遠遠追不上步伐,令他們代表社會承受龐大壓力。除了增加資源令機構能服務更多SEN學童、加強教育界的培訓之外,社會大眾也應該放下偏見,認識、接納和包容SEN學童。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