逸東邨墟市來到第三次,本來相安無事,突然有位自稱房屋署大廈經理黎生說我們阻街,於是大家就追問他用甚麼標準去判定阻街。手握公權力的他起初與街坊對話,警察就來當他的保安員,讓他瑟縮於國家機器之後。但虛怯的眼神,已經出賣他內心的恐懼。

IMG_9868.JPG後來這位公務員終於願意答問題,但不少街坊都似乎不認識這個跟自身權益息息相關的人。有位伯伯說,太太為幫補家計在屋邨通道小販,但被四個自稱「有權」、沒穿制服、沒有證件的人追逐,結果跌倒要入醫院,差點送命。

「我已經72歲,老婆又生cancer,搵得果少少,領展啲人又要拉又要鎖,又話要充公架車仔……」

這位伯伯是逸東的拓荒者,最初逸東邨只有三棟樓,「架38號巴士,得兩三個人坐。」領匯(展)入主逸東後,就搞到亂七八槽,物價升漲。自己和太太,只好出來做小販賣蜆,幫補家計。

「之後我唯有都出返嚟擺,但有時我就咁行過條街,啲人仲話要查吓啲嘢係咩嚟。我嬲起上嚟,咪話係毒品囉!你又唔係警察,又唔係反黑組,憑咩查我?」

後來再從其他街坊口中得知,逸東的「執法者」已在邨內盤據多年,有不少在黑白兩道都很吃開,街坊說,要不是已經被收買,怎可能在屋邨街市都能收陀地。

「逸東邨五萬人,四萬人都拿綜援,自力更生又要打壓,點搞?」

房屋署的黎生回應不了他的問題,但原來這是伯伯第一次跟政府公務員講起這件事,那種壓抑,相信在場朋友都感受到。

IMG_9774之後有一班南亞朋友用英文問黎生,為何不讓他們在邨內開設賣南亞食品的店鋪,黎生當然推搪說租務不關自己事,只關The Link事。

這班印巴籍人士也算是逸東的拓荒者,至今有超過二千人在這裡居住,但就是一間賣印巴食物的店鋪都沒有。而他們本來的文化習慣,也令他們對逸東的街市卻步。

他們向領展申請開南亞食品專賣店,但領展總說已經沒有吉鋪,不願租給他們。他們買菜,唯有遠赴尖沙咀、重慶大廈。

除了食物,他們還有一個難題。沒有清真寺也可以理解,但整個東涌,連一個小空間也找不到。

「我地都需要生活,下次我地一齊擺。」

規劃不正義的後果,就是社會不正義、社區不正義,要撥亂反正,靠的不是任何政黨,而是靠自己。由上星期逸東街坊大反擊開始,到今日包圍房屋署人員,當Powerless的力量聚集在一起,持有Power的人就不能放肆起來。這未必是一場顛覆世界的革命,卻慢慢地撼動著屋邨內不平等的關係。

One thought on “無權者 vs 當權者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