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產商買地收地天經地義,這種歪理出自被港式資本主義馴化的人口中,實在是perfect match。
 
「天經地義」這個詞,出自《左傳·昭公二十五年》:「夫禮,天之經也,地之義也,民之行也。」意解天地間曆久不變的常道,指理所當然的事情。高官權貴土豪總是在發展計劃上馬前,就已經在發展區收購土地,再通過政策技巧以公私合營為名,官商鄉勾結為實;或者低價收購基層市民的家園,用強拍將人逼遷,這就是地產商收地的「天經地義」。
 
有否想過為何地產商可以買地、政府可以賣地?本土本土,那到底為何香港人的土壤,可以經過沒有被公眾授權的中、英殖民政權出售?

土地不是商品,土地是萬物賴以為生的根基,平等地向每一個人和生物提供食物和居住空間。當土地成為了炒賣工具,權貴和其買辦就想盡辦法,壓榨基層、無權無勢的空間使用者,首先是迫遷,然後胡亂按照他們所創造的一套「標準」去規劃,再引入連鎖商店壟斷基層的生活。
 
將以上這段說話形象化出來,故事就是這樣:最開初的地主以清朝的地契為依據,割據新界土地,其後財團看準發展機遇,就與這些土豪合作,勾結政府官員,推出自肥的土地政策,然後迫走本來有效地使用土地的人,消滅第一、二產業,使所有人都被迫為只會養肥官商鄉的第三產業服務。
 
當他們進行開發時,先以一套「標準」進行規劃,製造階級;繼而利用財技和不正義手段壓逼基層,引入如領展、港鐵等支配大眾每日生活,再通過財團壟斷整個市場。然後每一個人都被迫為整個官、商、鄉勾結系統工作和購買生活需要。
 
社會大多數的基層階級,都是無權者。但香港的媒體為著利益,就甘願成為資本家的奴隸,為有權者發聲。於是少數有權者的聲音,遠遠比大多數的無權者響亮,使無論是反對發展、全民退保、回購領展這些有可能損害他們利益的訴求,通通都被壓下去。
 
香港人過往一直信仰這種資本主義市場經濟、追求利潤最大化的生活方式和意志,而這個資本主導一切的時代是由1842年開始形成、1997年後繼續不斷延伸。
 
我不認為現在的選舉能夠改變現況,或者它頂多只能「令社會不再差下去」。無論主流(偽)民主派、本土派、所謂傘後素人,他們的參選,承認了現有制度的正當性,事實上無論在議會如何激進,都只能是小罵幫大忙。
 
當中偽民主派甚至根本是權貴買辦的一份子,他們投票支持領匯上市、默許東北發展製造既有事實。我們不能只依靠選舉和政客,為基層捍衛居住正義和土地正義。
 
改變不會因為我們隔幾個月走上街頭、大聲疾呼就會發生,應該在每個人自身開始,為著自己理想中的世界,嘗試去過不需要資本支配的生活,更用心地了解身邊的人的需要;公民自立媒體,不當官僚權貴的傳聲筒,用時間令Voice of the voiceless可以成為主流意志。在主流「標準」以外探索另一種自由、開放、平等的生活方式,並用幾年、幾十年、甚至幾代人的承傳慢慢實踐出來。
 
其實我們在過去幾年參與的社運,根本並不是付出了很多,甚至我們根本是在逃避某種不願相信的現實,錯誤地沉默在群眾運動的浪漫。要實踐這路線,就是要由我們本來的comfort zone走出來,不但只要跟政權決戰,更要跟整個港式資本主義社會決戰,說穿了,我們根本沒有拿出勇氣來!
 
甘願繼續在同溫層圍爐取暖的人,我們就此分道揚鑣。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