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網媒迷思

近幾個月,幾乎每隔數十天就有新的網媒面世,當中有些是資本投入較大的,也有些是依賴公眾募款成立,亦有由個人或數人組成團隊。

早些時候,不少新成立的網媒都以提供主流媒體以外的新選擇作為主旋律,這個主旋律既被公民社會認可的網媒採納,也被建制權威主義的平台引用。一時三刻,新媒體似乎成為了香港傳媒業生存的希望。

然而,主流非主流,說的只是傳統或新興平台?許多人說紙媒已死,網媒初生,但紙媒不一定不關顧小眾,網媒也不一定非主流。所以,衡量主流非主流,重點不是其呈現方式或平台,反而在報導取材與面向,才是最重要的元素。

離開獨立媒體後,我個人和朋友曾經作過不少嘗試,但最終計劃都無疾而終:說到底,如果要經營一個有一定影響力的媒體,需要的不僅是一個人一部相機和一份好計劃書,更需要很多人用很多時間做很多的事情和很多計劃;但在與人合作的時候,卻又很容易因為期望值不同而擦鎗走火,計劃也很容易因為其他計劃的出現而消失。

最近,我跟幾位足球球迷朋友營運的網上平台「大球場道」舉辦了一場放映會,那次活動罕有地將自己的社運與足球朋友都聚在一起。大球場道最初時是一份逢港隊比賽日出版的小型刊物,以募款作為出版開支,但最終因為成本過高出版五期後停刊,轉為網上平台繼續營運。

大球場道以報導本地足球場邊故事為經,介紹香港絕少提及的Ultras文化為緯,團隊內的朋友,大多都在足球圈內有一定位置。生產內容的方式則十分隨心;有些時候以文章、影片為主,有些時候也回歸社區現實,題材上間中會訪問教練球員,也會有外地足球事件譯稿,更多時是訪問球迷或周邊故事。

當然,大球場道直到現在都沒有成為足球界最多人瀏覽的網站,但平台所提倡的社區化改革、觀賽文化更新,卻慢慢地影響香港足球的每一個細節。

這個經驗或許是個啟示:到底我們是單純地希望自己的網站「有人睇」,還是希望自己寫的文章、拍的影片是真的能改變某些事情?做媒體的目標,真的只能為點擊率而生嗎?

漫畫《真相夜線》
漫畫《真相夜線》

幾個月來,偶爾認真的上過一兩節課,也間中研讀不同的媒體故事和報導。有些時候,也會自行撰寫報導予獨媒或自己Facebook刊登。

月初,我通過土盟接觸了被迫遷米農信哥,為他撰寫了兩篇報導和拍片,放上獨媒和自己Facebook,意外地受到了關注。在網媒日漸主流化、即時新聞當道的思潮下,這類的報導反而成為了「非主流」的選擇。

所以,我再一次建立了新平台。跟以往不同,今次目標沒有打算去賺取最多的like數,爭取最多的點擊。自己曾經沉醉於「記者光環」之下,手握報導權力卻沒有對事實做好考究、查證引至誤報,同時也為了強求公平報導,忽略了自己口中要充權的邊緣社群。

短暫的經驗、加上新聞系課堂的洗練,使我深深感受到,任網站平台多麼先進,始終要先做好內容,才能有所推進--無論你的目標是掙錢、是跑獨家、做踢爆故,還是希望用報導引發群體內的轉化和改變也如是。

我不會迴避自己的反無理拆迫遷立場,所以這個平台所撰寫的文章都不是正式的新聞報導。在一場我有出席的社會行動--大部分是新界東北運動中,盡可能撰寫一個詳盡的行動者版本,也是獨立媒體最早期倡導的「參與式報導」,提供一個真正的非主流視角:盡可能放大無權者和無產階級的聲音,站在國家機器和資本家的對立面,也盡可能做更多查證和核實,才刊登每一篇報導和影像。
或者這刻身為讀者的你會反問:到底是傳統主流的才是正道,還是徹底走非主流的路才是曙光?媒體是應該以這樣的角度和面向存在嗎?只能說,人長大了,面對的世界不再只有單純的是非黑白,更多是擺在眼前的,往往是在對與對之間的抉擇。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w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