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位委員:

我再次以東北城規組申述員身份,被授權代表六位市民,就《古洞北分區計劃大綱草圖編號 S/KTN/1》及《粉嶺北分區計劃大綱草圖編號 S/FLN/1》作出申述。

今次是我第二次以申述員身份發言。我必須在此強調,授權給我們、讓我們代表他們申述的市民,只是因事有要事在身未能出席,絕非隨便放棄他們應有的權利。身為申述者,我必須負責任地代他們發言。希望各位委員尊重《城市規劃條例》賦予市民發言的權利。

你們有很大的公權力,但是我們作為市民只可以參與入申述員和在這裡發言的權利,相比之下參與度低得多。而我選擇以站立形式發言,是因為我雖然我不認同城規會的組成方式與審議過程,但我仍然尊重現行的《城市規劃條例》,城規會作為審議分區計劃大綱草圖的法定機構,亦代表東北城規組再次希望各委員可以辭職,不要淪為橡皮圖章。

我亦要再重申,城規會將發言時間限於十分鐘,對申述者是十分之不公平的。在去年審議中區軍事碼頭時,已經有很多地區人士批評這種做法。城規會副主席黃遠輝曾指,限定每人發言時間在十分鐘內,是為了讓發言者可較準確地預留時間到場,以免等候太久。

我今日有60分鐘發言時間,看似很多,但原因是因許多人想上來,可惜要返工返學來不了。咁樣的諮詢制度,真是很差!還未計村民不識字、不懂上網!所以,今日我希望就公眾諮詢及討論的問題,向各位委員作出申述。

大律師吳靄儀曾經在軍事碼頭事件時批評,《城市規劃條例》規定城規會要聽市民意見,程序公義的意思不是聽完就算,而是「真係要聽市民意見」,假如發言有道理,不應該限時。

港大法律學者戴耀延,曾經撰文去解釋「程序公義」:「有意義的參與對程序公義是相當重要的,若那些受管治過程影響的人雖被容許參與,但卻感到他們的角色只屬門面性質,那他們可能會感到比不讓他們參與更沮喪。這是因為他們會覺得自己只是被利用來為管治過程添上一層正當性的外衣,而實質他們的權益是得不到真正的公平對待。」

在上星期,我曾經要求城規會改變開會地點,不是一個姿態,而是希望城規會更貼心地考慮受影響人士的意見和心聲,方便村民監督及參與,讓審議過程更乎合程序公義。

當然,委員會更應該馬上將所有不乎合程序公義的規則,例如廢除限時十分鐘發言的規定。城規會應該要明白,若果日後有任何人士因為不滿這些限制,號召公民不服從行動,甚至衝擊城規會,一切後果由城市規劃委員會負責!

我們認為,無論是今次城規會的審議過程及政府早前的諮詢過程,都未有提供足夠及合理的資料供市民查閱和討論。而官方煩瑣的文件,也阻礙受影響地區村民參與諮詢和討論過程。

雖然根據城市規劃委員會第 9748 號文件的第5.5.2(31)段指出:

「城規會網站和規劃署的規劃資料查詢處備有 分區計劃大綱草圖的相關資料,包括相關的城規會文件和城規會會議記錄,供公眾查閱。關於考慮古洞北和粉嶺北兩份分區計劃大綱草圖的申述及意見的事宜,城規會已在其網站的「最新消息」一欄加設專用連結。該連結中設有告示板,有需要時,城規會會更新在該告示板公布的資料。」

可惜的是,當局並沒有考慮受影響區內的村民,特別是年長村民,他們的家裡不一定有上網設施。同時,最近受影響地區的規劃資料查詢處卻位於沙田政府合署,這意味著未有網絡設備的村民,需要花至少一小時至一小時半的車程,到沙田查閱有關資料。

他們平日是沒有機會接觸到城規會的資訊的,可是,當局根本沒有考慮到他們的需要。有村民跟我說,城規會周達明主席竟然叫早已表明「唔識字」的村民上網搜尋資料,簡直是對他們的一種侮辱!

到底這個官僚的城規會,有沒有考慮過弱勢市民的需要?有沒有考慮過,他們心底裡,是多麼希望自己能看懂這些艱澀的圖則和文件!設身處地,懂不懂?

不要問我懂不懂,問一問自己。我知道在座有些委員也曾親身的走到村裡視察,委員也知道村民要參與這個審議過程是真的不容易的。各位委員,你們不是由選舉產生,也不是由議會直接監督,實在沒有太大的正當性去做這個重要的決定。委員們掌握的公權力不是賜予,是真的要為香港的城市規劃,仔細地考慮每一個人的需要和心聲。

在9748 號文件的第5.5.2(30)段中,政府完全當你們是橡皮圖章,城規會連大綱圖都未審議、申述都未聽完,就已申請前期工程撥款作盤平整工程、基礎設施工程的詳細設計及地盤勘測工作。各位委員,你們撫心自問,城規會是不是橡皮圖章?

2013年11月17日,發展局局長陳茂波在古洞村,親自記下村民的訴求是「不遷不拆」--這證明政府是知道村民一直以來的訴求的。雖然他也表明撤回計劃是「恕難從命」,但只要城規會否決這兩份大綱圖,你們就可以滿足到村民的訴求,保衛東北。

另外一點我希望為參與新界東北運動的朋友作出平反。我們又回到6月13日,村民、學生第二次衝擊立法會,試圖力阻新界東北發展計劃的前期撥款。

參與抗爭運動的朋友都不是鬧著玩的,有不少年輕的大專學生,走到上抗爭的最前線,背負多條罪名,只不過是為了政府和城規會三思這個發展計劃,對村民生活的破壞和背後的不公不義。

許多朋友都只是年青人,廿歲都未到,就被迫要為社會負上沉重的責任,可能要坐監;在別人想著旅行、想著渡假的時候,他們卻在想如何幫助被壓迫的人、如何承擔那些法律後果。

委員叫不識字、不會上網的村民,自己上網找文件找資料,這是一種對人的侮辱,你們明白不明白?

坪輋雖然從新界東北計劃中剔除,但當地的村民們依然參與反對東北的運動。他們為什麼要這樣做?為什麼還願意爬上立法會前的橋上,去掛banner?為了貪玩?想出位?為什麼參與社運?

運動者甘願承擔法律責任,是因為,我們見到今日地產商囤地自肥、攀附權貴就可以飛黃騰達,當權者就維護既得利益者。村民呢?只是為了捍衛最基本的生活權利和人的尊嚴。

我們要認真傾聽被壓迫的人的心聲。

然而,那些當權者,只會處處維護既得利益者,卻無視手無寸鐵的平民,捍衛尊嚴生活的訴求。在電視台的畫面中,卻總是在報導當權者對激進者的指摘和歪理,抹黑、無視那些被壓迫的人。在613的集會後,有足足19人被捕,合共被控12項罪名。

到了今天,我們,申訴者站在這裡,你們眼前的就只有我一個市民。可是你們生怕我們會衝擊,會搞事,在樓下擺下兩重鐵馬,每個路口都有保安把守。

「我不懂為甚麼社會大眾對握有權力者這般寬容,但對手中無權、欲提出事實的人卻是如此嚴苛?」

比起在座各位委員,我們沒有你們的專業和學識水平,掙錢也沒有你們般多。除了這一股赤子之誠。

我們真的是要眼白白看著弱勢社群被欺壓?

菜園村拆遷,我們應該吸取這種發展模式給香港社會整體帶來的教訓。今日東北發展規模比菜園村有過之而無不及,為什麼我們還學不會?

反對新界東北計劃,不只是保衛家園,更加重要的是,我們不希望這種發展模式再帶去元朗南、錦田南、洪水橋這些地方!

我再次希望各位委員,仔細聆聽考慮村民的想法、聆聽年青一代的心聲。也希望你們放下自己高高在上的面孔,用最平等的眼光和腳步入村看一看,看一看這片在OZP上被規劃師劃來劃去的大地。

最後,我以朋友的一篇文章作總結。

//新界東北是香港的桃花源,是香港深圳兩地城市過度發展的重要綠化地帶。回歸以後,從囍帖街到新界東北,不分城市或鄉郊,迫遷事故無日無之。昧於地少人多的迷思,哪裡有土地,哪裡就有推土機。市區重建,地積比率有價,搗毀唐樓,侵吞街道,興建幾十層高平台大廈,利潤翻了幾翻,受苦的是無家可歸的舊區遺民。

昔日,鄉郊因交通不便,尚有呼吸空間,山城仍尋到淨土。現在,兩地資本為了無止境的利潤,與政權勾結,哪怕位處邊陲,千方百計吞噬港人的土地和生態資源,消滅本土工業農業,摧毀村民家園及鄉土文化。壟斷資源後,包裝為不斷炒賣的商品,迫港人借貸做樓奴。村民家園因位置靠近內地,就被政府冠以新市鎮的名目,掩飾兩地權貴得益的所謂「中港融合」。

城市人窮盡一生,營營役役,換來只有買不起的樓價。街道被殺死,出入家門,隧道接鐵路,天橋駁商場。我們等不到下一代,孩子便已忘記夏天下雨,不知道天空是藍色。我們付出的代價還不夠多嗎?、古洞北及粉嶺北村民很努力地發展社區、美化村境,耕耘、導賞、建設,也舉辦與民同樂的活動,讓大家共同享受田園風光,支持本土工農產業。

若果東北計劃上馬,財團私有化土地和生態資源後,你我已不能共享這片樂土。不信,翻開東北兩份規劃草圖,你會發現很多土地將成為財團的豪宅項目。事實上,公營房屋佔地不多,以住宅用地計算,公私比例竟然只有 3 : 7!。為甚麼有如此不公義的發展?因為財團早已在東北囤地,政府怎能不從,將港人土地讓財團賺個滿堂紅。

新界東北有難,八方支援。村民面對拆遷收地,過去一年以美化社區的計劃,展示對家園的愛護和堅守東北的決心,以行動及正念,對照梁振英政府的欺騙與謊言。我們更相信,香港人也同樣追求永續發展及與健康生活。若失去東北,損失的不止是村民,也包括你和我,以及我們的下一代。//

謹此申述。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